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年8月14日我告诉自己这里没有荒废,然后就以为它真的没有荒废。这个栏目的名字是“无常--也算日记”,然后想到自己能用的几个关键词也就是这么几个了:无常,命定,懦弱,绝望。好像真的还没准备好爱一个新的生命,听到他的声音虽然真的忍不住异常兴奋,但又总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属于我。我好像前几天想起了一些词汇和语句,可是它们现在模糊得比以往又快了很多了。好像又回归成动物一样,生命里只有两件事情最有意义:吃饭和睡觉。有时我会默想,我还有多少想拥抱charles。我觉得我只是这个阶段里不正常,精神和身体都disorder。有时我又觉得我不再想拥抱并不是因为这些disorder,而是自己的价值不被接纳和肯定。或者我自己坚持的价值,在大多数人眼里并不值钱。我没法调和两个轨道,我自己的,还有我们两个人的。也许这是
我不知道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7-19 周四 晴 打开这一页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 还能写什么?想保护的都已破碎,想保留的早都空虚,想重生甩不脱沉重,想赴死却还有太多牵扯。身体里只有一团混浊,不晓得在起什么类似维生的作用。心里总会忽然生出些冲动与力量,想要拥抱住什么事什么人,好好宣泄身体里那团郁气,却也只能慢慢安抚下来,把它们重压回骨缝发肤里去。曾有的故事情节语言姿态,不晓得是否是在蛰伏,还是渐渐远离了。我很想逼自己看到些希望,眼前也只有绝境。 或者甚至,连眼睛也都被封闭了,看得到太阳,却看不到光亮。只有些雾或者膜糊在眼前脸上,连口鼻也给糊死了。
端午以后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6-21 周四 晴 昨天刮了一整天的大风,呜呜的。 其实真的没什么可写,或想不出。若不是看blog空了太久不忍心。 不甘心就只走到这里。或前方同样还是有路可以继续,我却没有信心。 听高旗唱“快乐吗[1]”,暮鼓晨钟,霜飞惊鸿;听at17唱“无家想归[2]”……;还有达明唱“天花乱坠[3]”。也只剩了这些歌。 端午和Charles买了粽子吃。还有他生日那天我终于又烧了条鱼。 前天给奶奶打电话,一个月都没和她联络,她很想我。拿起电话她听到我的声音时:“哎哟我的宝贝啊,可是听到你声音啦……怎么就这么想你啊……”我听到后眼泪扑扑扑扑就又失禁了。妈妈说老人家了心里念想的也就是了我们这几个小孩,我心里就又哭了。 这几天总是想家,想得难受,要命地想。给奶奶打电话前,我梦到我们一大家子人又聚
屈原 涉江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5-26 周六 多云 胃口一直不好,每天从早晨难受到晚上。 刚才忽然想起了屈原大人的《涉江》,心中澎湃又无言。为表尊敬,我仍旧一字一句打下来,不要复制粘贴。也是要看看自己是不是还念得出吧。 屈原 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,年既老而不衰。戴长铗之陆离兮,冠切云之崔嵬。被明月兮佩宝璐。世溷浊而莫余知兮,吾方高驰而不顾。驾青虬兮骖白螭,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。登昆仑兮食玉英,与天地兮齐寿,与日月兮同光。哀南夷之莫余知兮,旦余济乎江湘。乘鄂渚而反顾兮,欸秋冬之绪风。步余马兮山皋,邸余车兮方林。乘舲船余上沅兮,齐吴榜以击汰。船容与而不进兮,淹回水而凝滞。朝发枉渚兮,夕宿辰阳。苟余心之端直兮,虽僻远其何伤!入溆浦余儃佪兮,迷不知吾所如。深林杳以冥冥兮,猿狖之所居。山峻高以蔽
路子慧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5-18 周五 阴天 停了打工,太辛苦。 真的很想仔仔细细在这里理顺,我没有别的途径。我和charles,是这一生的缘分,还是我前几世造孽太多。我越来越不能解释自己,我有多想好好相守。只是我太脆弱敏感,又有从前的惯性延续太多,我太难相信人生。我看到的全是失去,我心里的深渊沟壑,我自己都渡不过,怎么还有力气扶着别人一起度过?我是真的太不知足么?停不下来的,是不是因为找不到?我需要的支持、保护、理解、信任、宽容……我是不是在说梦?是不是我不该要求这些?好像太长久了已经,就想要有人给与我这几个词汇,表面上的词汇都太简单。可若不是因为一直都没能够真正拥有,我怎么会像现在这样飘来荡去那么久。 心里好难过。 可是连拥抱也不敢了。 我现在是真的,明明心里有些词句此起彼伏,可就是
blanc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不用懒惰做开头了。现在正在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的图书馆里等Charles。他正在考雅思,等成绩办移民。我的恍惚,已经不能再强调了,早已成为正常状态,不恍惚才是真要特别值得写出。晚上Charles打工给Pizza Hut 做 delivery,我就在车上陪着他一起送。有的时候我白天打工或上课太累,就会在他车上睡过去。经常会在醒来的时候,看到车外黄昏变黑夜,于是就又从心底里生出迷失。或者,在去陪他打工的路上,看黄昏时昏黄的路灯,不戴眼镜,就看不到灯柱,只有灯光在落霞云景前,无规则无秩序的点状分布,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多深程度的虚无。是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。最近最爱听的是The Pancakes,一个香港的女生,独立制作音乐。单纯俏皮的跑调唱腔。Im waking in the middle lof the night...lof the night...Im waking in the middle lof the night...lof the night...摇摇晃晃的。
暗夜黑海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4-13 周五 晴 又是一个月没有记录,感觉好像已经忘记了如何措辞。 不能按时间顺序记录。可是有太多情绪的积累都不知道才能描述清楚。尽管我一直让自己不要太相信,不要完全相信,可是我也知道我只是没有勇气相信,在charles心中他待我确与他的一众EX不同。 有几天他搂我在身边,只想和我说说话。于是他简略讲与我一些他的从前。我知道他和我说这些,是想让我更多了解他,想我们更好相处,就像他想了解我的那些一样。我听时有时激动有时疼,却也都只是心中暗涌,独自安抚下去,忍着不要和自己做比。有好几次也想和他讲点什么,可一旦细细梳理时,又觉得自己与这人间疏离隔绝,好似已死掉的,眼前只有黑暗和压迫,并绝望。 10号周二,下午charles说晚饭后带我去Gold Coast。我心中兴奋,但有不敢太表现出来,担心他只
飞机上的陌生人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007-3-16 周五 晴头好痛。还是回不过神来,怎么就这么突然发生,突然进入状态。我把这全归结于本命年,不知是运还是劫,我却只能被牵扯着走。两周前的今天,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时间,charles叫我出去玩,我答应去陪他还有他的另一个朋友吃晚饭。认识charles是在从北京去新加坡的飞机上,他坐我邻座。半途的时候他问我说,是不是飞布里斯班,我说是,然后就这样说起话来。下飞机时我去安检,却被发现箱子里的一瓶洗发液全洒了出来,流得箱子里到处都是。我无语加无奈,和同行的朋友说时,被charles听到,结果他说,那些洗发液居然还流了出来流到了他的箱子上。我当时都无泪了,只能一遍遍道歉。吃过晚饭后我去他家看狗,三条又高又壮的大狗一下扑在我身前,我措不及防,无意识地死拉着charles。聊了一会天后他送我回家,顺便认了认门

紫果西番莲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